成都麻将万能遥控器

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中醫藥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,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。希望廣大中醫藥工作者增強民族自信,勇攀醫學高峰,深入發掘中醫藥寶庫中的精華,充分發揮中醫藥的獨特優勢,推進中醫藥現代化,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,切實把中醫藥這一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繼承好、發展好、利用好。

國醫大師是中醫藥工作者的杰出代表,“國醫大師”的稱號是中醫藥行業的最高榮譽。為推進中醫藥學術思想的繼承和創新,相關部門從2009年開始開展“國醫大師”的評選表彰,每屆評選只有30人,目前已評出三屆。“走近國醫大師”,是關于他們行醫、傳承故事的報導。

走近國醫大師

23

鄒燕勤:86歲還堅持出診

鄒燕勤,第三屆國醫大師。初為教師,后隨父學醫,在中醫腎病專業領域承上啟下、創新發展,系統創立了鄒氏中醫腎病學術體系。

22

劉尚義:讓中醫造福更多人

劉尚義習慣開小方子,常用藥一般不過9味,盡量少用貴重藥物。他認為,中醫的最大功效在于調理,通過激發人體免疫力來對抗疾病,而患者的情緒直接影響藥物療效。因此,一名好醫生既要能治病也要善于治心。

21

鄭新:修德研術銘于心

從醫六十余載,他攻克“中醫治急癥”難題,研發的制劑配方位列國家指定的中醫院急癥搶救藥品之一;研究慢性腎臟疾病50余年,提出“腎病三因論”等學術思想,對臨床實踐產生深遠影響;創建的重慶市中醫院腎病專科團隊躋身全國名科前列;對學生常說的“秘籍”是修德和研術,既重醫德,也重醫術……他就是國醫大師鄭新。

20

熊繼柏:一生名醫亦名師

這是一位中醫臨床大家,也是一位熟諳中醫經典的名家。他行醫六十載,診治病患數不勝數;通曉中醫經典原著,讓理論和實踐互參互證。他在大學講授中醫經典理論30年,專著被英國牛津大學圖書館、大英博物館和美國國會圖書館列為藏書。他就是國醫大師熊繼柏。

19

徐經世:小方也能管大用

熟悉徐經世的病人都知道,他有兩大特點:一是用藥出了名的少,不用貴藥,不開大方;二是出了名的“看不了”,不是因為水平不夠,而是因為實事求是,提出西醫、中醫各有所長,宜中則中、宜西則西。除了對病患貼心考慮外,他還特別重視中醫的傳承和發展。他嚴格要求弟子,要他們既吃透中醫經典,又要勤于實踐、積累臨床診療經驗。

18

尚德俊:六十余載心不改

尚德俊,86歲,河南濟源人,山東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原外科主任、教授、主任醫師,著名中西醫結合外科專家,在國內開辟了中西醫結合治療周圍血管疾病之先河,創立了相關理論體系,榮獲全國第二屆“國醫大師”稱號。

17

禤國維:勤學醫源不墨守

行醫五十余載,禤國維年逾八十仍每周堅持出診6天;他從傳統中醫毒邪病機入手,提出“解毒驅邪,以和為貴”的理論,豐富了中醫皮膚病學的學術思想;他始終堅持“勤學醫源,廣采新知”,一邊深度挖掘中醫理論,一邊學習吸收現代醫療的診療思維和手段,全面系統地歸納了中醫皮膚病外治法。

16

李佃貴:溫言常開患者心

李佃貴,創立“濁毒理論”及“化濁解毒”療法,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。對待患者,他主動加號、開便宜藥,耐心解釋深奧的理論。傳承所學,他堅持不分門戶、不分地位、不分地域的“三不分”原則,傾其所有。他還要求學生練好字、抄好方,以嚴謹的作風善待患者,敬畏生命。

15

梅國強:精研傷寒五十載

梅國強將一本本大部頭的中醫古籍視若至寶,遇到疑難雜癥,白天觀察患者癥狀,晚上在燈下查閱中醫文獻,往往手到病除。精研傷寒五十余載,善于治療急重癥。年近八旬,梅國強依然保持著白天看病、帶教,晚上讀書、研究病案的習慣。

14

呂景山:草藥銀針寫春秋

他是國家首批中醫大學畢業生,一生致力于傳承、創新和發展中醫。他重積累,師從“京城四大名醫”之一施今墨,總結整理出版《施今墨對藥》,填補1400多年來藥對配伍專輯的空白;重創新,獨創了針灸對穴理論,發明“無痛進針同步行針法”;重傳承,收徒不僅傾囊相授針藥相關的醫術,也用醫德影響著弟子們。

13

張學文:中醫不是慢郎中

他生于陜南岐黃世家,只要一把脈,病人的病情、病因和性格,就能說個八九不離十。懸壺濟世七十載,他在中醫急癥、溫病學、疑難病等領域,均取得較高成就,有“中醫急癥高手”之稱。他和藹、熱情、認真,對待病人好像老朋友見面。

12

夏桂成:中醫婦科立新說

他是第二屆國醫大師、著名中醫婦科學家夏桂成,88歲高齡仍堅持每周出3次門診;他創立的“中醫婦科調周理論體系”,被業界稱為當代中醫婦科的里程碑;他尤其擅長調治不孕癥,患者們贊其“送子觀音”。夏桂成深入洞察中醫理論中的科學內涵,揭示了女性月經周期圓運動規律的陰陽消長轉化,將周期節律的變化與生殖節律、生命節律緊密相連,把中醫婦科學理論體系推向新的高度。

11

沈寶藩:治病常體病人心

沈寶藩,第三屆國醫大師。行醫50多年里,他始終將自己看作一名戰士去攻堅克難。他主張中西結合診治內科疾病,鉆研“痰瘀同治”療法,在診療老年心腦血管疾病方面具有豐富經驗。每次坐診,他總是“早到遲退”,掃一眼估計出患者人數,超了就囑咐要多掛些號;對待病人,他不開大處方,盡量不用貴重藥。他常說:“只有充分體諒到病人的痛苦,才會千方百計地鉆研醫術。”

10

韋貴康:創新手法治骨傷

韋貴康,全國骨傷名師,2017年榮獲國醫大師稱號。他年近八旬,仍然出診,精神矍鑠,言談和藹。他創造“韋氏手法”,治愈了許多血壓異常的頸椎病患者。他堅持“不到萬不得已,不能讓患者多花錢還挨一刀”,甚至為患者墊錢治病。他追求風趣、親和的就診環境,讓患者輕松完成治療。還要求學生:治好病,要讓病人滿意;沒完全治好,要說明情況,讓病人理解。

 9

鄧鐵濤:矢志中醫八十年

很多人對中醫的看法是長于調理、難治急癥,但國醫大師鄧鐵濤用自己精湛的醫術,證明了運用中醫非手術療法也能治好危重急難病癥。102歲的鄧鐵濤從醫80年,為治療重癥肌無力這一世界難題提供了中醫方案;他醫德高尚,每每想病人之所想,急病人之所急,強調“養生必先養德”;他在中醫事業發展的重大節點建言獻策,并通過帶徒積極推動中醫事業的傳承和發展。

 8

路志正:藥不貴繁取其功

疑難雜病,治起來最棘手。首屆國醫大師路志正認為,疑難病治療是中醫的優勢所在,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發揮中醫綜合治療法優勢,往往能迎刃而解。他年近百歲,眼不花,耳不背,行動自如,堅持每周出診,是我國出診年齡最大的中醫師。他常說:“臨床療效是中醫的生命力。多看病,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。”

 7

金世元:地道人做地道藥

 金世元,第三屆國醫大師,現年92歲。在評選出來的三屆國醫大師中,他是惟一的藥師;而在藥師中,他也是惟一的國醫大師。在他看來,人生如藥,做人、做藥都是一個道理——求真、惡假、重道德。從業近80年,他大力推崇地道藥材,自己通過多年研習和實踐,能夠精準把握每種藥材的真偽優劣。走南闖北中,他把中藥版圖和中藥材較真本領印在自己腦中。有了辨藥的真功夫,偽貨、摻假貨,都逃不出他的“火眼金睛”。

 6

楊春波:摸準脾胃治脾胃

楊春波,第三屆國醫大師,現年84歲。9歲起研習中醫古籍,不僅常年奔波于臨床一線,是國家、福建省脾胃重點專科學術帶頭人,還致力于中醫學術推廣。他提出“大脾胃”的概念,強調在承襲古訓的基礎上,用現代醫學豐富中醫理論。坐診時以心交心,引導患者聊出更多信息,對病情全面研判。他倡議成立了福建中醫藥學會傳承研究分會,主張通過學術活動推動名老中醫對行醫經驗進行梳理總結。

 5

劉敏如:身心并調更自如

劉敏如,第二屆國醫大師,現年85歲。自成都中醫藥大學畢業后,她留校任教,并在臨床第一線診治婦科疑難疾病,堅持至今。她前往香港,用療效和愛心贏得了患者的信任,為“中醫走出去”添磚加瓦。她還深信“身心并調”這一具有中醫特點的治療方式,并加以實踐,用和藹和親切消除疑慮和誤解,用安慰和輔導治愈心靈和身體。她治學嚴謹,同時也提倡:中醫要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,創造新觀點、新學說、新理論。

 4

段亞亭:行醫初心未曾變

60歲,有人開始安享晚年。段亞亭的60歲,卻是他放下行政工作,重新回到一線治病救人的節點。到今天,30多年來,他出診治病的習慣,還是從未間斷。行過軍,打過仗,在衛生部門工作過,也當過醫院院長。90年里,段亞亭面臨過各種機會,但當醫生治病救人,是他從未改變的理想和追尋。

 3

張琪:九十六歲還出診

20歲正式踏上醫途,行醫七十六載,張琪從未離開過臨床一線。主攻腎病、肝病等內科頑固性疾病,最擅長的是用便宜、常見的藥,治好復雜、罕見的病。為了減輕病人負擔,張琪主動要求醫院降低掛號費用。雖已九十有六,但他仍堅持每日讀書看報,探索現代醫學、掌握前沿理念,將中西匯通,各學派之學說兼收并蓄。

 2

王琦:傳承中醫做“潮人”

王琦,今年七十過五,國醫大師里的“年輕人”。他力主行醫不能只看人的病,更要看病的人,把辨體、辨病、辨證結合起來。他說,中醫要被認可,要靠療效,要靠原創的理論體系。他開創中醫體質學,用體質辨識助醫生治病,幫普通人讀懂自己的身體,進行自我健康管理。他主張中醫走出去,要以充分的解釋力為前提。為此,他積極接觸現代醫學,與基因學專家合作,尋找基因與體質之間的互通橋梁。

 1

葛琳儀:大師偏愛開小方

葛琳儀強調辨證論治的重要性,對待不同的病癥,要把握患者在不同階段病因病機變化的本質。對于西醫,葛琳儀并不排斥。她主張中西結合,衷中參西。她主張中西醫要相互學習,因為現在病人對西醫的觀點接受得多,學中醫的不掌握西醫知識,工作不好開展;而學西醫的了解中醫也有利于臨床。

成都麻将万能遥控器 11选5任七杀2稳赚 宝龙娱乐登录网站 七码倍投方法 无错六肖王财神 抢庄牛牛 欢乐生肖平台哪家好 鸿云娱乐注册 京东财富娱乐可靠么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创信天下是什么平台